CC

先生,先生。4.2


 

接4.1

 

 


可以的话希望可以重读一下4.1,因两部分加起来才会是完整的一个故事。


这篇大概有点致郁,请注意。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1924年。大阪。



  “哎,欢迎您啊,请问先生您是一个人住宿吗?”


  刚踏入旅馆大门,一个体态丰腴的中年侍女便堆起满脸笑容上面迎宾。外面正好是黄昏时分,大街上陆续出现踏上归途的人们。鹤丸单手提着一个小皮箱,同样用笑脸向侍女点头问好,说:


  “是的,还有空房间吗?”


  “有,这边请。”


  鹤丸身上的和衣质料看起来像百货商店卖的高档货,深棕色的阔格子短挂上缝着家纹,衣摆和袖子处却不自然地沾上了泥巴,尽管如此,他的手脚和脸却是乾乾净净,偏白的皮肤在映衬下显得不像一般的市井小民。在侍女对作出任何揣测之前鹤丸拍拍衣袖,抢先开口:


  “真倒楣,在路上被汽车溅了一身泥巴。”



  “路上辛苦了,请好好休息。”


  在前台登记好资料後,侍女把他领到二楼的走廊。他沿途看着旅馆内古色古香的装潢本以为已经历史悠久,结果细看下才从木头的状态能看得出这是新建的建筑,不难看出设计者向往着旧时代的风味。


  “看来旅馆的主人是个怀旧的人呢。”他向侍女搭话。


  “光从装修就看出来了?先生您眼光真锐利呢。”


  “哈哈,大概是我也上了年纪吧。”鹤丸笑说,摸了摸头上略长的白发。


  “哪里,您还很年青。”


  鹤丸被带到一间面向小巷的房间,窗外的景色略为没趣但胜在安静。他在铺席上放下行李,转头问侍女:


  “现在还有晚膳吗?”


  “非常抱歉,过了晚餐时间厨房已经下班了。也许只能准备些茶泡饭之类的……”


  “嗯,茶泡饭就好,有劳了。”


  鹤丸对美食没太多追求也不想麻烦店家,个性随和的他向侍女道了谢,待侍女离开後便马上换上身上的衣服,把沾有泥巴的衣服直接收入皮箱。又掏出手帐,神色凝重地匆匆写下几句,瞪着手帐思考了一会後似乎想通了什麽的,轻叹一口气便收起了手帐。几乎与此同时,门外传来了另一把年轻的女声:


  “鹤丸先生,晚餐准备好了。”


  “啊啊,请进来。”


  送来晚餐的是一个年轻女人和一个年若十来岁的少年。女人乌黑的长发整齐地盘成发髻别上一个精致的小花饰,深棕色的衣服低调而优雅。她挂起和善的微笑和少年一起向鹤丸问好,然後吩咐少年把餐盘放到房间中央。


  餐盘上的不止放上了茶泡饭,还有新鲜烧好的秋刀鱼丶萝卜丶海带等小菜,菜款丰富看着不像临时做好的饭菜。这时候女人便开口:


  “很抱歉未能按照菜单送上晚餐,我擅自为您添了几道菜,希望能合您胃口。”


  “喔喔!看起来很美味呢,麻烦妳了。”


  “都只是些家常小菜。”


  鹤丸留意到女人的打扮显然和其他侍女格调不一样,又能擅自为客人加餸便对她的身份作出猜想:


  “妳是这间旅馆的千金吗?”


  “不,这是丈夫和我经营的旅馆。”


  女人摇摇头,从脸上的苦笑看出她似乎对於被误会已经习以为常,作为女主人也许是显得过分年轻。


  “原来是夫人啊,真是失礼了。”鹤丸用指腹轻拍额角一下笑说糊涂,解释着:”我只是觉得旅馆如此古色古香,便以为这里的主人会是对老夫妇罢了。”


  “呵呵,我家那位虽然看着年轻,但内里确实是个老头子没错呢。”


  一提到自家的先生,夫人便含羞答答地用衣袖轻轻挡在面前掩着笑容说道。此时鹤丸便眉飞色舞,笑说:


  “那不就正好和我一样嘛,主人在吗?我想去和他认识认识呢。”


  “很不巧最近他去了东京。我们以前在东京住过一段日子,去年地震发生时情况太混乱没能回去收拾旧居,所以一直等到现在才能回去看看。”


  “原来如此……那真是场可怕的灾难,亲友都平安吗?”


  鹤丸慨叹一声,呷了一啖茶准备长谈下去。一直坐在旁边不说话的少年见状便提着茶壶上前添茶,放下茶壶後本想顺势退出房间,这时候夫人便拉住了衣角让他坐回原位。少年望了望夫人继续和鹤丸交谈也没打算理睬自己便只好不情不愿地坐下,但听着两人的谈话又让他感到无聊,低头偷偷打了个呵欠连眼角也泛起了泪光。话又聊了好一会儿,夫人终於把话题告一段落,对鹤丸说:


  “哎呀,不好意思打扰到您,我们先失陪了,请好好休息。”


  夫人拍拍少年的肩让他回过神来,少年慌忙向鹤丸点一下头,再随夫人离开了房间。回到走廊,少年带着浓厚的关西腔对丫头说:


  “夫人,刚才为什麽不让我先走呢?反正我又聊不上话。”


  “你都清楚我们先生的脾性,让他知道我独自在房间和别的男人聊天的话又会不高兴了。”


  她说着抱怨的话表情却是笑咪咪的,在旁人眼中倒像是炫耀一样。少年习以为常地耸耸肩,和她一起离开了二楼的走廊。





  鹤丸在旅馆的伙计眼中是位奇怪的客人。他支付了四晚的房钱,问他从何而来就只说关东一带,来大阪的目的一时又说探亲丶一时又说做生意,最奇怪的是从第一晚住进房间後他就再没有离开过旅馆范围,就连房间的窗户大多时候也是紧闭的。可性情热情健谈的他却喜欢跟旅馆的人搭话,这样的反差就更让别人摸不着头脑。少年和鹤丸见过几次面後稍为变得熟络,他便探问原因然後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我在等人啊,因为不方便在外面走动所以才躲在这里……啊,不过放心,我可不是什麽罪犯,你就当是有名人的一种吧。”


  这也是个莫名其妙的答案。鹤丸没再透露详情,但整天待在自己房间也是无聊,这天他为打发时间走到楼下闲逛,正好看到少年一个人坐着摺叠乾净的浴衣。爱恶作剧的鹤丸玩心又起,静悄悄溜到少年身後扮着鬼脸再大叫一声,吓得少年几乎整个弹起来又喊了一句:


  “哎哟吓死俺啦!”


  “哈哈哈哈叫什麽鬼!”


  听到少年那预料之外的夸张反应让鹤丸笑得弯了腰,他蹲在少年旁边问:“在做什麽呢?”


  “一看不就知道了嘛,在工作啦。”


  少年对身为客人的鹤丸反了一个白眼,说话也只保持了基本的敬语口吻,转头坐回原位继续手上的工作。


  “我很闷啊,来陪我下棋吧。”


  鹤丸像向相熟的友人撒娇一样说着,望望少年又望望面前的浴衣,拿起其中一件模仿少年摺叠起来。少年眯了他一眼,没阻止他。


  “都说在工作,偷懒的话可是会被大婶骂的。”


  “哇,夫人那麽年轻就被你叫成大婶了?真过份。”


  “怎会呢,是说那天迎接进门你的侍女大婶。夫人才跟我姐差不多年纪,我都当她是另一个姐姐。”


  大概是两人随和的个性让他们一下子摆脱了客客气气的距离,一边工作一边闲聊着。今天旅馆似乎没有像平时一样忙碌,就连手上的工作也变得稍稍的慢条斯里。当话题转到旅馆的夫人身上时,鹤丸注意到少年脸上不由得换上了微笑,好奇着这个微笑背後的含意,便把话题延续下去:


  “夫人是位温文尔雅的女子,她先生眼光真好,娶得良妻。”


  “是啊,所以我总跟我姐说要多向夫人学习,要不然到老也没人愿意娶就得靠我养了。”


  说着这句话的少年的笑容有点傻气,完全听不出是句抱怨。鹤丸从笑容中找到了令他意外的答案,随手就放下的摺叠到一半的衣服,单手撑头侧躺在铺席上,眯起眼睛望着少年,手中还握着摺扇一下一下轻敲着自己微微弯起的唇边,口中呢喃着:“原来如此丶原来如此”。


  少年被鹤丸的视线望得不自在,暂停了手上的工作。他看着鹤丸那意味深长的微笑像突然意会到什麽瞪大起眼睛,连忙探身出走确认没人经过,板着脸回到鹤丸面前似要告密般压低声线说道:


  “如果你想打夫人主意的话我劝你最好马上放弃,先生最可怕了。”


  “喔?”鹤丸挑眉,反问:“有多可怕呢?”


  “我跟你说啊,之前有个大叔借醉缠住夫人,先生二话不说就揪起他的领子拖到㕑房把他按在储水池说要帮他醒酒,差点就把那大叔给淹死了!”


  少年双手捏在自己颈上反着白眼佯装窒息,配合着夸张的肢体动作把故事说得绘声绘色,逗得鹤丸又再捧腹大笑。未等鹤丸缓过气来,他双手抱胸又续说:


  “现在先生不在家就由我来保护夫人,懂了没?”


  “是丶是……知道你是个好小子。放心吧,我对别人的妻子没兴趣。”鹤丸一下子收起笑容,细长的眼睛紧瞪着面前的少年,低声道:“倒是你啊……”


  未等鹤丸把说话讲完,从走廊上传来了呼唤少年的声音,他马上向门外应声,留下一声“我先出去一下。”便离开了房间。


  鹤丸坐直身板向少年的背影挥挥手,心不在焉又重新摺叠起衣服。这时候门外由远至近传来一阵脚步声,他回头一看,原来是夫人来到门前。穿起作业用的白色围裙的夫人睁大眼,看到鹤丸在员工房间里摺叠起衣服来就惊慌地问:


  “鹤丸先生,您怎麽会在这里?”


  “刚才小子在陪我聊天,我也顺便帮助一下罢了。”鹤丸挂起微笑向夫人点头,他放下手上的衣服後站起来,边说边离开房间:“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工作了。”


  “哪里,是麻烦到您了。他等一下就是休息时间,我让他送些小食到您房间可好?”


  夫人的提议让鹤丸满是惊喜,摺扇一拍在掌心,笑说:


  “那我就不客气,先谢过夫人了。”


  语毕鹤丸离开了工作室,鼻子轻声哼唱着小调回到自己的房间。靠坐在窗框,午後的阳光落在他的发丝上白得发亮。手上的摺扇随着小调旋律在空中舞摆,哼得兴起,他乾脆张口唱着流行的曲调,似要为街景添上乐声般地回荡。他垂首望向站在旅馆门前的一对年轻男女,自我陶醉般把情怀融入曲调。


  如果没猜错,那对男女应该就是少年和他的姐姐。姐姐身上的衣服看着有点残旧但无减她的青春美丽,绚丽的脸容红粉绯绯,正对着少年展露着微笑。


  “哀啊,哀啊。世间的情爱,消逝而去……”


  鹤丸望着两人低声唱。





  少年深深爱着自己的亲姐姐。


  鹤丸不敢肯定那是不是恋情,可若问何来的自信,他又说不出真凭实据观察,只能说是自己的直觉。对他而言,这世间少有的事单纯地勾起了他的好奇心,让他想把少年的心思探个究竟。


  少年的姐姐这年二十三岁,一直渴求能有段拥抱着自由的浪漫爱情而一直拒绝相亲,等身边同龄人只剩她一个未婚女孩时家中长辈便着急了,威逼利诱的方法层出不穷,反而是少年总护着姐姐替她说话,於是姐弟的关系又加深了一层。然而这只属於少年的单恋,姐姐自从知道了夫人和她的先生是在这个时代中难得的两情相悦自由恋爱後就更加憧憬,到现在还懵然相信在某天会遇上她的真命天子。


  先不说那两姐弟的事,光从别人口中听着素未谋面的旅馆主人的事迹,鹤丸觉得这对夫妻简直像小说中走出来的神仙眷侣,羡煞旁人得不禁让鹤丸好奇她的先生会个怎样的人,於是顺势又再打听起他什麽时候会从东京回来。


  “我先生已经离开了东京,转程去了热海替我探望一下故乡的姐姐。”


  夫人回答,平日精神奕奕的脸上在此刻蒙上了阴霾,脸上的笑容变成了苦笑,她伸手顺着後脖往上扫,又开口:


  “姐姐的孩子在地震中去世了,她只有那一个孩子,我们都很担心她。”


  鹤丸说了些安慰的说话,此後便没再问起过她的先生的事。


  这是鹤丸住下旅馆的第四个晚上了,白天向丫头借了些书籍杂志带回房间,打算夜晚就以这些读物解闷,结果书还未读到一半少年便带着棋盘来到鹤丸房前,说着:


  “鹤丸先生,来下棋吧!”


  “你今天不是休息吗?怎麽跑到旅馆来了?”


  “就闲着。”


  鹤丸合上书挪身让出位置放下棋盘,少年在他的对座坐下。两人决定好棋子,由少年先攻。鹤丸从怀中抽出摺扇漫不经心地扇着微风,棋子落下,他抬眼望向少年,等着适合的时机打开话题。


  “怎麽今天没去陪你姐呢?”


  “她今天去约会了。”


  少年的声音平淡得几乎失去了抑扬顿挫,两眼停在棋盘上,想要佯装满不在乎却突出了他不寻常的冷漠,让人一眼看穿他的心烦意乱。


  这个答案没有让鹤丸感到意外,他续问:


  “知道对方是个什麽人吗?”


  “听说是在建筑公司工作的人,前途很被看好。”


  说着这句的少年发出一声叹息,垂着头,走下一步棋。也许少年是在对比起自己的工作而感到自卑吧。於是鹤丸亦没接话专心下棋。来回过几个回合,他发现少年的棋艺出乎意料地精湛,而且手法纯熟,看不出只是一个在旅馆打工的少年所有的经验。便问:


  “你常常下棋吗?”


  “只是偶尔会陪先生下棋,从以前他总嫌我太笨当对手也没乐趣,结果变成一步步教我下棋。”


  又是那位先生。鹤丸自顾自地笑着摇头,要是换个日子来住的话他真想跟那位先生交个朋友。他望向少年,就算幸得良师,也得靠少年自身的资质聪慧。他安慰着:


  “你很聪明也很年轻,说不定将来也能有一番作为,别气馁啊。”


  “……谢谢。”


  一直以来少年都把鹤丸当成个有点奇怪的客人,面对他突如其来如长辈般亲切的称赞和安慰,少年先是愣了愣,後不好意思地小声道谢。两人陷入了沉默,房间中安静得只有棋子与棋盘碰撞的声响,直到鹤丸又再开口:


  “担心你姐喜欢上她的约会对象吗?”


  “怎麽说是担心?她喜欢谁和我有什麽关系?”


  少年故作惊讶,其实心思被点中的他正慌乱着,嘴边不自然地挂起笑容。


  “那是可能会成为你姐夫的人,怎会与你无关。”


  鹤丸作弄着少年,嘴边又似笑非笑地冷哼一声。关於这个话题鹤丸其实并不敢细谈下去,他把摺扇抵在唇边,自言自语般低语:“恋爱真是个难题呢……”


  这句呢喃并未传到少年耳边,他抬头问:“什麽?”


  “没事没事,因为我没有家人,看你和你姐关系那麽好,令我有点羡慕呢。”


  听到这句话的少年一声不吭,连头也不抬一下,伸手走下一步棋才又开口:


  “我父亲去世之後,母亲带着我和姐姐改嫁过两次,那些男人表面看起来是个好人,回到家里就对妻子呼呼喝喝没尽没点为人夫的责任,最後连母亲也不在人世了,还是得靠我姐一个人把我这个小鬼扯大。有家人没家人还得要看是谁在身边,一个不幸运,家人什麽的只是个包袱。”


  少年说得轻描淡绘却依然收不住语气中的轻蔑与恨意,嘴角自嘲般微微勾起,对着一个陌生人说起自己的不幸。


  鹤丸没接话,他望了望少年泛红的眼框,就伸手抚了抚他的头脑。


  “好小子,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不知道事情会不会好起来,但我觉得你的话一定可以应付得来。”


  安慰的说话和手心的温暖平复了少年的伤痛让他破涕为笑,拨开了鹤丸的手说着:“哎!真掉脸,好好的居然哭起来了,你就忘了这件事吧!”


  “怕什麽,觉得难受哭一下又何况呢。”


  寻求不平常的事物以摆脱无趣的日常是鹤丸的人生宗旨,但当中不包含揭人疮疤,以他人痛苦取乐。面前少年的真诚和单纯,鹤丸除了给予同情之外此时也无能为力。他向少年问了他姐姐约会对象的名字之後就没再提起过关於姐姐的话题。





  就在鹤丸起行的一天,一个身穿高级洋装的中年男人坐着人力车来到旅馆门前迎接鹤丸。看鹤丸和这男人的互动似乎鹤丸是个有权势的人物,少年呆了呆心中暗叫不好,悄悄跟鹤丸弯着腰说:


  “原来鹤丸先生是个大人物啊……这几天失礼了!”


  “你这小子真是的……来,拿好,这是我的名片,如果将来你有什麽困难的话就来找我吧。对了,夫人在吗?我想跟她打声招呼再走,受她照顾了。”


  “我这就去叫她过来!你等我哦!”


  少年说着便穿过庭园跑向别宅,路上一边“夫人!夫人!”的大声呼唤着,结果换来别的侍女的喝止。


  看着这一幕的鹤丸又笑得弯了腰。年轻真好啊。向来没在意岁月流逝的鹤丸伸手拨了头上的白发,不禁从年轻的生命中感受到活力。他站在门前等候着,过了一会儿少年便带着夫人回到他面前。


  “啊早上好,这些天受妳照顾了,谢谢妳。”


  “哪里哪里,能让您住得舒适我们也很高兴,尤其是这小子都一直打扰您了……”夫人拉着旁边的少年一起向鹤丸欠身躹躬。


  “哈哈,我倒是托他的褔得到不少乐趣呢……真不好意思,特地把妳喊过来送行。”


  “是我不好意思没有马上前来……其实我先生昨晚回到家来病倒了,现在还在房间休息,要不然也让他出来向您打声招呼。”


  “哎呀,大概是舟车劳顿使他累坏了,希望他早日康复。”


  “谢您吉言,也祝鹤丸先生您旅程顺利,再来大阪时请再住到我们家里。”


  夫人交托少年好好为鹤丸送行後便回到别宅。鹤丸坐上了人力车,临走时他向少年道谢:


  “小子,也谢谢你了!再见。”


  “有空再来大阪玩啊,鹤丸先生!再见!”


  鹤丸把身子探出车外,一直向少年挥手直到看不见对方。







  2017年1月 大分県






  趁大家醒来之前,长谷部静悄悄穿上运动外套溜出旅馆大门,沿着海边的小道跑步。冬天的清晨寒风刺骨,阳光蒙矓地分散在空气中,面前的景色彷佛是梦中残留下来的幻象般不真实。


  身体很快就随着运动温暖起来,虽还不至於渗汗,但逐渐加快的心跳让他感受到“现实”的实感。


  昨晚,对於鹤丸所道的故事除了长谷部之外大家都表示非常失望,尤其是第一次听说长谷部往事的日本号和博多更是毫不留情地中途离席去看电视了,剩下的光忠倒是平常心,只是感叹着鹤丸和长谷部居然在彼此那麽近的距离都没有遇上真的可惜。


  至於长谷部本人,尽管他想要努力掩饰,但内心的动摇似乎早就暴露无遗。


  他动摇着。一直以来每当谈起丫头,他都以第一视角去描述自己已经回忆过千千万万次的片段,再多的思念之情也早就收藏在心底,再装作潇洒说着往事。没想到,居然到了今天还能从他人口中听见自己的故事,而且那是他所不知道的一面,这种感觉,就像忽然与经已往去的人见上一面。惊喜之馀居然感动得有点承受不住。


  他跑得气喘了,但又不舍得停下脚步,因由说不清,只能说他不舍得去完结这一个动作,彷佛只要一直跑下去,他就可以永远留在这个梦里。


  终於,他还是停下来了。他靠在栏杆低头喘气,刚才一直沉醉在自己世界里的他在此时才留意到把自己包围的海浪声。一抬头,明亮了几分的晨光打落在海面反射着潾光,填满了他的视线。


  在他漫长的旅程中彷佛只有浪花陪着自己摇曳,只有大海和他一起无限地接近永恒,生生不息,周而复始。在他看来时间是静止,然而不知不觉间瞬息万变,只有自己被遗留下来。


  长谷部被大海捉住视线,吹着海风,听着浪声,沐浴着阳光。此情此景,一瞬间和过去的某一幕重叠上。他转过头问身边人:


  “我是不是头脑已经坏了,开始和自己的幻觉对话了?”


  站在他身边的是丫头,容貌就和昨晚的故事一样的年轻女子。她笑靥如花,彷佛身上散发着清雅的淡香,答:


  “作为你的幻觉,我想我没办法回答你的问题。”


  长谷部不说话,稍为向她靠近一点用同样的笑脸看着她。他故意咧起牙齿像小孩子一样笑得傻气,光是看着她的脸已经令他高兴得忘记天气的寒意。丫头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含羞答答地别过脸,又望向大海。


  “先生喜欢大海吗?”


  “妳知道的。”


  “嗯,都是先生一直在迁就我。”


  “我喜欢妳。关於妳的一切我都喜欢。”


  丫头红着脸,侧头想要枕在长谷部的肩上。她大概是枕上了,可惜从长谷部的角度看来,肩上没有感受到应有的重量。他只好又笑了笑,假装亲一下她的额角,最後重新把视线投向大海。


  长谷部从来没感受过孤独。就算在这漫长的岁月中反反覆覆经历失散与分离,他始终能找到值得兴幸的事物。尽管如此,他现在唯一的愿望就只希望能感受到她的体温。


  “先生,天都亮了,回去吧。鹤丸先生他们在等着你。”


  “妳陪我回去吗?”


  “我会一直陪着你。”


  “那我想在这里多留一会。”


  丫头从他的肩上抬起头,看着他的双眼,又重新靠在他身上。


  两人一起看着远方天际上的星星愈来愈蒙矓,再过一点时间,直到连月亮也失去了庞郭。景色从灰灰蓝蓝的色调变得鲜明的色彩,皮肤感受到和暖的温度。长谷部深深叹出一口气,看着自己的体温化作白烟,从嘴边飘散於潾光中。


  晨光驱散了美梦,他转过身,一个人走向旅馆。




  在回去路上,他迎面遇上了的鹤丸。鹤丸穿好大衣,带着自己的行李袋似乎是准备离开。


  “喔!原来是长谷部啊!我等一下就走,来陪我去吃个早餐吧。”


  受着鹤丸的邀请,他们来到一家吃乌冬的店里坐下,各自点好餐,鹤丸才打开话题。


  “昨晚听我说完故事之後就一句话也没说过,是被我吓倒了吗?是吓倒了吧!”


  “啊啊,但算是惊喜吧。不光是我妻子的事,那对姐弟也和我们相处了好一段日子,所以忽然从你口中听见他们的事,真的有点吓了一跳。”


  鹤丸笑得得意洋洋,享受着这小小的成就感。他又继续说:


  “其实呢,之後小子也没来找我,可我不知道怎的就把那几天的事记得很清楚,大概是冥冥中感觉我和你还是有点缘分吧?那小子後来怎样了?有好好干活吗?”


  “他一直也很勤奋而且很聪明。在那几年之後因为我妻子身体不好所以我们离开了大阪,那家旅馆就交给他打理了。”


  “那很不错啊!他能得到你的信任,看来混得不错呢。”


  “本来是不错的,但後来打仗时他被徵召入伍,之後就没回来了。”


  “是吗……大概这都是命运吧,生於这种时代。虽然作为刀的我们没有立场说这种话。”


  这时候店员把鹤丸点的乌冬先送上来,他满脸期待地拿起筷子然後看了看长谷部。长谷部对他摆摆手,示意他先吃不用等。


  鹤丸呼呼往乌冬吹气,又顺便问了一句:


  “对了,你回来的那天说你病倒了?但我们付丧神哪会生病啊?装病吗?”


  “那时发生了一些事……你都知道当时我去东京之後去了我妻子的故乡,去探望一下姐姐。”


  “嗯,故乡的姐姐呢。她孩子没了之後应该很难过吧……是她发生了什麽事吗?”


  “她自杀了,就刚好在那几天办完了丧事。那时候我还未不知道要怎样告诉我妻子,所以……”


  话说到中途,长谷部的乌冬也送上来了,他顺便向店员要了一杯热茶後看看了鹤丸杯中的水杯,问他:“你要茶吗?”


  鹤丸摇摇头答:“不用了,冰水就好。”


  接着他们又聊着别的话题。鹤丸说到昨晚第一次看到长谷部和日本号跟博多相处时有点意外,因为和平时在东京的感觉很不一样,有时候三人聊着聊着就会夹杂了一些很古老的方言,散发着回到故乡和老友相聚的特有气氛。之後,又提到早一阵子遇上了一期一振,他还是老样子和弟弟们一起生活,看着他们一团和气就不由得羡慕起来。


  “一期一振?博多平时说‘一期哥’的那把刀吗?”


  长谷部不认识那把刀,但他一下子就想起了以前的事。以前长谷部还在福冈生活的时候,听博多说过他们粟田口一派中唯一的太刀一期一振是他的大哥,但已经几百年没见面了。那时候长谷部看博多一向精神奕奕的脸难得地露出了寂寞的神情,便对他说,他们长谷部派也有很多短刀但谁都没跟自己待在一起,自己可以当博多的大哥时,博多虽然笑着说:“我年纪比你还要大呐!”但没有说半句不好。现在想来,当年他只身前往东京时也没有向博多好好交待就离他而去,自己真是个差劲的大哥。


  “对!就是他想和所有弟弟取得联络所以托我帮忙,我打算下次带博多去见见他。”


  “到时候叫上我。”


  “嗯?你想来吗?”鹤丸意外地侧着头向对方反问,见长谷部点下头便咧嘴而笑,说:“好啊,我想一期他也会很高兴。之前一期还住大阪呢,哎,说到大阪,要是你家旅馆还在就好了,我真的挺喜欢的……”


  “还在啊,虽然我已经不是主人。”


  “咦?还在吗?那小子死了之後旅馆没有卖掉吗?”


  “旅馆转到他姐姐的手上了,现在是她的後人在打理旅馆。”


  “这样啊……太好了呢,嗯,真的太好了。”鹤丸边笑着点头,边自言自言。


  把乌冬吃完後他们走出店外,打算在门外分别。临别时,鹤丸再问长谷部:


  “光忠打算向他女朋友求婚,你知道吗?”


  “嗯,我知道。”


  “所以你向他讲你的故事?”


  “嗯。”


  “那你要赶紧把故事讲完啊,都知道人的一生有多短暂。我想光忠不把故事听到最後都不会求婚呢。”


  长谷部没有马上接话,迟疑了一会才问鹤丸:


  “你觉得‘我’这个结局好吗?”


  鹤丸脸色一沉,回答:


  “你啊,真把自己当成人类了吗?”长谷部没有否认。於是鹤丸又绽放笑容,说:“我们的故事还有很远很远的路要走啊。”


  鹤丸踏出一步,向长谷部挥手道别,说:


  “虽然晚了一百年,但很高兴终於认识到你啊,旅馆的先生,我们回东京再见。”






第四章 完


TBC.





故事真的还有很长⋯⋯大概还有一半(

而且把整个故事梳理後我又想重写第三章了,应该把戏份交给光忠和艺妓姐姐⋯不过先就这样吧。






 
评论(4)
热度(8)
刀劍同人/ odate/ 平時在微博活動@CC一讀三歎/ アイコン:XAIN様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