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關於《第四面牆》的一些延伸腦洞

故事因為長度太長了,而且怕破壞故事的完整性所以還有些梗、腦洞和裡設定留下來沒有加進去

就在這邊碼一下

。。。。。。。。。。。

付喪神長生不老但需要吃飯和睡覺,所以很多時候大家都會工作。因為長生不老而且沒有家人,為避免身邊人懷疑會每隔幾十年換個環境

人類的身份證明是偽造的,他們有他們鬼神的門路。同理,由學歷到護照也是,只要他們需要就有辦法弄到手。

長谷部是在明治初期從福岡去到東京的。當時黑田失去了福岡領權,黑田家家主搬到東京。長谷部不是有意追隨家主,但他認為這是放下過去的契機。

長谷部和日本号的關係並沒有很差,長谷部會借酒錢給日本号(雖然很不情願),以前偶爾會一起飲酒

日本号飲得起勁時會唱歌,有時長谷部心情好也會跟著唱

現在日本号經營的屋台在那一帶算是名店,一是料理美味,二是店主爽朗健談,所以日本号無論是槍還是付喪神也是本地明星

日本号很喜歡小孩子,他給家附近的小孩子買過長谷部的年輪蛋糕,吃完留下蛋糕盒時不時玩武士遊戲

日本号所認識博物館的關係人士是個老頭子,在博物館裡算是較高級的管理員,有權在特別時間讓人進入。老頭子知道日本号是貨真價實的日本号,因為本人對老頭子透露身份,而老頭子相信了,因為日本号是看著他從少年變成老頭子的人。能得到真實的歷史資料老頭子很高興。

博多一直和日本号保持聯繫,雖然因為做生意整天到處跑,但他回家是回來博多。

日本号的屋台是博多的投資項目之一。

其實博多再見到長谷部真的很高興,很高興。

現在有長谷部的聯絡方式了,之後時不時到東京辦事時都會住在長谷部家裡,那就可以省下住酒店的錢。

長谷部在東京的友人除了燭台切之外還有鶴丸。

鶴丸在人類社會混了很久。他在昭和年代趁著日本娛樂事業最旺盛的時候當過偶像,發唱片一炮而紅,紅了三年,他選擇在事業的顛峰時期高調“自殺”,殺死了作為偶像的自己,震撼了整個日本。鶴丸這樣說:“花無百日紅,明星看習慣了就不會再令人嚮往,倒不如讓這個明星變成真正的星星,令人永遠記住。”

現在的鶴丸還是很神秘,長谷部和燭台切都不知道鶴丸平時在做什麼,但只要有好玩的事就會自動出現。

長谷部他們打算去奈良見俱利的計劃讓鶴丸知道了,他第一時間去研究單反相機。

長谷部扭傷的左腳其實是鶴丸的鍋,因為沒有寫出來所以沒細想原因(就是那麼隨便)

燭台切去看自己展出看了三次,羽田、大阪和水户,他主要是去看來看自己展出的人,他從人們身上感受到愛
,覺得很開心。他想向長谷部分享這份喜悅,於是鼓勵他去福岡,雖然長谷部去了之後的心得和燭台切的感受相差甚遠,但總的來說,長谷部也是開心的。

長谷部在福岡三天的旅程裡沒有去太多地方,鏡頭以外的時間在福岡城跡、崇福寺等等和黑田相關的景點走了走,因為天氣和腳痛沒有去太遠的地方

之後燭台切的新週邊推出了梅酒,他考慮過要不要送給日本号,結果被長谷部一口拒絕了。

長谷部和燭台切常常一起去玩,雖然大部分時間都是燭台切拖長谷部去玩,但常有意外收獲,例如發現滑雪很好玩。

前一陣子長谷部迷上了滑雪,甚至還參加了些業餘比賽,但因為左腳扭傷沒有把比賽進行到最後,但長谷部不介意,打算明年找些門路直接參加專業比賽。

長谷部的手機是部碎了屏的iPhone,有時候他在想siri是不是iPhone的付喪神。

長谷部換過很多次工作,無論在哪家公司也非常努力工作,他喜歡從工作上得到的成就感。

長谷部在剛到東京時見過俱利,在大學裡,之後失聯了。俱利讀的是外語系,現在想來一直沒有遇見他,是不是他出國了呢?

長谷部並不總是念掛著往事,只是故事讓他回鄉,強行觸景生情,平時的長谷部還是很長谷部(你能想到的形容詞)

以上。

。。。。。。。。。

這個付喪神腦洞是12月開的,打破玻璃搶刀也是1月去福岡前想到的,所以去見長谷部時故意留意了防煙門和監控器的位置,攝影機就在面向長谷部時的八點鐘方面。

可是,我 沒 有 去 屋 台 !otz
因為個人對吃沒有興趣所以去旅行之前沒有調查清楚,不知道原來屋台在福岡相當有標誌性。原來設定日本号是開居酒屋的()

還有傘

在我去參觀的時候走到地鐵外面發現正在下雨,心想雨一時不會等,附近又沒有便利店,於是用一日券坐地鐵去上一站用300日元買了把長傘,坐回去之後發現雨停了(但之後還是有用到)
這把傘我帶去東京,但在東京回去香港的飛機上不見了。
是在飛機上不見的,雖然回家後朋友都跟我說因為傘沒有收入行李櫃被空姐收起了()但我深信是它自己不見的,消失了才浪漫!L(^o^)」

评论(3)
热度(12)
刀劍同人/ odate/ 平時在微博活動@CC一讀三歎/ アイコン:XAIN様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