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118 番 - OH MY ARUJI !

謝謝今夏!!今年生日真的過得很幸福⋯⋯(淚
被很多人愛著⋯被很多長谷部愛著⋯

今夏:

抱歉,不管是標題還是內文都相當不正經、充滿嘈點 (土下座)


CP 是 CC 家的壓切啞口審,第一段腦洞來自她的腦洞。請想像成是壓切長谷部的腦內小劇場就好。


壓切仙女C 生日快樂!愛我就別打死我!






--




  山間村落白霧瀰漫,掩去了出征同伴的身影,長谷部端正坐在本陣內,面前攤著一紙卷軸,那是他的主的戰績。「刀劍持有數量」那欄顯示為「47/48」,不對等的數字看在眼裡,有如潔白宣紙上一點墨漬般,惹眼得使人煩躁無比。




  「所以這就是主如此拼命的原因,對於『全刀帳』的堅持。」Xain 指了指那數字,無奈地微笑解釋道:「這一回的新同伴,不會出現在鍛刀池裡,也不存在於任何時代合戰場,根據政府情報,只能在這山村裡找到啊。」




  「這種說法也不盡然正確。」Comozi 補充:「也不是在這裡待久了就能找到的,還得收集甚麼『玉』,總計需四萬枚才能換取,而每進一次山村就得花用一次通行手形、而每購買一次通行手形就得 ...... 」




  「行了。」Kuya 擺擺手、咧嘴一笑:「Comozi 你呀剛剛已經把這些數字算過好多回了,別那麼緊繃啊,放輕鬆點。」




  「放輕鬆的話,我就不是壓切長谷部了。」Comozi 一本正經地回答。




  「這倒也是。」Kuya 並未與 Comozi 爭論下去:「總之,主是個閱歷豐富且勤勞的審神者,資源、小判,一樣不缺,就算用你方才計算的、玉的最低報酬率與必要花費的小判,扣掉那些,主的資產仍是豐厚的,甚至贏過好幾位審神者大人呢。」




  「我只擔心她太過勉強自己了。」Haseko 沉聲插口,始終安靜閉目養神的 Aki 聞言,睜眼望向 Haseko。  


  


  「不必擔心,有俱利伽羅在。」Kuya 開口安慰。




  「燭台切也在啊。」Xain 補充道。




  「是啊。」Kuya 曖昧地回答:「但,我不完全信賴不能完美使用投石兵的傢伙。」  


  


  諸位「長谷部」聞言,點頭稱是。




  然而 Haseko 似乎未能接受方才 Kuya 所言:「連著二日不眠不休,就這樣一直帶著部隊出陣,她畢竟不像我們是鐵打的身體、她只是個人類女孩,燭台切與俱利伽羅或許撐得住,可是她呢?」




  說到這裡,Haseko 雙手緊握成拳:「至少也帶上我,讓我陪著她。」




  始終猶豫著該不該向 Haseko 開口的 Yukiti 頓了頓,不甚肯定地假設:「主有著自己的理由?」




  「沒錯。」長久一來一直沉默著的 Aki 點了點頭,對 Yukiti 所言表示同意:「她有著她的理由。」




  Haseko 望了 Aki 一眼,後者報以安穩沉著的笑容。




  「她可以對我說啊。」Haseko 皺了皺眉,痛苦地啞聲語道:「但在這種關鍵場合把我留在這裡,難道是因為我能力不行嗎?」  


  


  「啊,說到重點了,『能力』。」Comozi 指了指「戰績」旁邊的「刀帳」:「我對自己的勤勞與努力相當自豪,但畢竟為生而為刀,有些先天條件是無法靠努力克服的。雖然殘忍,但將各項能力量化成數值,的確適合做為主調動人事的參考。」




  「而 Haseko 你呀...... 」Comozi 看向 Haseko,目光中多了些許警告的意味:「有時候就是太過『努力』去彌補那彌補不來的數值缺陷了,早先在戰場上嚇壞了主多少次,你應該也記得。」




  Haseko 登時語塞,低下頭來,低喃道:「這次的她,也是一樣啊。」




  「她不會有事的。」Aki 聲線依舊沉著,面上笑容也不曾消失:「我相信她。」




  「全新信奉、並且信賴吾主,這就是我壓切長谷部的信念與驕傲。」




  口中說著,不忘將戴著纖塵不染白手套的右手按在胸口四葉結前,有如宣讀誓言。  


  


  







  耳畔隱隱約約聽到人聲,闔目冥思的長谷部應聲抬起頭來。只見同伴身影緩緩自霧中現身,有如一層層揭開薄紗漸漸走近。




  「...... 還說敢我手氣不好?你居然一開頭就抽了一張毒箭札、讓我馬上重傷離脫,你說,你是不是看我不順眼、想公報私仇?」「鶴丸殿下,那是意外,何況我手氣也不算太糟啊,不但在你脫隊後就抽中了怪火札,還順利帶著全隊直攻敵方本陣呢。」「哇,你這是在嫌我是掃把星?」




  燭台切光忠與鶴丸國永一如往常地吵鬧,走在倆人身邊的還有大俱利伽羅,三人面前推車盛滿煥發晶瑩光澤的「玉」。




  「啊,長谷部君,我們回來了,一直守在這裡辛苦你了。」燭台切望見了長谷部,朝他招了招手。




  「數量多少?先上來報告。」忽略夥伴的熱情招呼,長谷部拾起計算數量用的小紙本,一副公事公辦貌。




  「哇,這傢伙,果真是一點都沒有人情味!同樣作為第一部隊的夥伴、難得分離那麼長一段時間,你難道就不想我們?」大概是一再重複固定的出陣模式讓鶴丸感到無聊了,他的言行舉止比往日誇張許多。




  「哈哈。」長谷部瞟了他一眼,發出如身負輕傷般的「愉悅」笑聲,以示招呼;隨即彎下身來打算清點推車中的玉。




  「剛才少說撿了三四百個。」大俱利伽羅出聲制止,指了指長谷部手中筆記:「加上之前累積的那些,夠了。」




  自己的侄子向來穩重可靠,長谷部相信他,遂點了點頭,拍拍他肩膀:「辛苦了,運到老地方去吧。」




  眼見大俱利伽羅等三人離開,長谷部轉過身,再度凝視著那無邊無際的白霧。




  等待。




  終於,又有四道人影浮現,其中一位對比於其他人顯得特別嬌小,長谷部見了,瞳孔微微睜大,呼吸也無可抑止地急促了起來。




  有如撥開一層又一層的白色紗帷穿行而來,審神者見了長谷部,撒足飛奔,直直衝向他懷中、緊緊摟住他的腰,使長谷部險些站不穩。




  「妳回來了。」長谷部也摟緊了她,輕輕吻了吻她的頭頂。




  審神者抬起頭來,雙眼中隱隱然有水光閃動,嘴唇抿得緊緊地;長谷部見狀,輕嘆一口氣,微笑回答:「別道歉,畢竟,妳還是回來了。」




  審神者聽了,燦爛地笑了開來,又將臉埋在長谷部胸前蹭了蹭,無比依戀。




  好半晌,審神者才抬起臉來,捉起長谷部的右手放在自己頭頂上,朝他甜甜一笑。




  長谷部也報以寵溺的微笑,輕輕撫了撫她的頭頂:「辛苦妳了。」




  審神者聞言,稍稍歛去臉上笑意,伸出右手輕輕撫了撫長谷部的臉頰。




  長谷部仍摸著審神者的髮,偏頭張口咬去左手白手套,以帶著薄繭的寬厚手掌,附上審神者臉頰,輕輕摩娑:「為了你,再辛苦我也不怕。」




  審神者一聽,笑得更甜美了,重重點了一下頭 ──




  ── 像是在說:我也是一樣的。











  回到本陣,望著戰績上「48/48」的完美數字,審神者與長谷部滿意地點點頭,相識一笑。




  「啊,啊,累死我了。」鶴丸坐在角落,揉著肩膀:「總算是把新刀小子給接回來了,以後就可以像從前那樣、恢復老樣子過日子了... 吧?」




  諸人瞠目結舌地望著戰績卷軸發出一陣強烈白光,待光芒消失後,刀劍持有數量顯示為「48/49」。




  「這可真是嚇到我了。」鶴丸以不變應萬變的招牌口頭禪發表感想,隨即哀號:「不是這樣吧?這回也太快了吧?我還來不及休息啊!又要去超時工作接新刀了嗎?」




  「也許是小貞?」燭台切向來擅長於逆境中保持樂觀。




  「你先別太開心,和你賭二十串仙人團子,大概又是一個藤四郎,一期那傢伙又要樂了。」




  將同伴吵嚷聲拋在腦後,長谷部轉身面向審神者:「主,妳怎麼說?」




  審神者輕拍臉頰,收起方才一臉愕然,伸出兩手越過頭頂模擬富士山,看向長谷部。




  長谷部會意,指了指「富士山」山頂處:「這裡就是我跟妳要攀登的目標。」




  審神者開心地點點頭,緊緊牽住長谷部的手。




  長谷部朝審神者自信滿滿地一笑,發話制止愈來愈吵的伊達組刀劍們:「我們的目標就是成為最強大的模範本丸!全刀帳只是其中一樣必要條件!別說這次新刀藏在地下五十層,就算是藏在地下五百層、甚至是地核,我壓切長谷部為了吾主,也會挖給你們看!」




  語罷,低頭看向身畔的審神者:「是吧,主?」




  審神者也朝他一笑 ── 自信滿滿、目光灼灼。那樣專注沉著而不失瘋狂的神情,恰好與長谷部完美相對。




  長谷部輕笑出聲。












  ── 啊,我的主。




  


  














Fin.









评论
热度(22)
  1. CC今夏 转载了此文字
    謝謝今夏!!今年生日真的過得很幸福⋯⋯(淚被很多人愛著⋯被很多長谷部愛著⋯
  2. 达莉娅今夏 转载了此文字
    让我先mark着 嗯!? CC生日快乐哦!
刀劍同人/ odate/ 平時在微博活動@CC一讀三歎/ アイコン:XAIN様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