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一家人最緊要齊齊整整(欢乐日常向)

請無視標題,我只想看長谷部和光忠吵架^w^


超短文一發,笑笑就好,細節請不要在意!




----------------------------------------------------------



烛台切光忠早就说过,他和压切长谷部似乎不太聊得来。往日事奉过同一主人本是缘份,但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现在看来,从那时候砌起的缘份只能归到孽缘的一种。

虽然不是讨厌对方的意思。

烛台切对长谷部的工作态度不会有意见。视主命为己任的长谷部相当可靠,只是关于对待主人的方法,总是他们意见不合的话题。

而且也不太会分场合停战,儘管现在是晚饭时间,在审神者和大俱利伽罗旁边也一样。

“我说,长谷部君。你是真的看不到主人困扰的表情吗?一整日都跟在身边到底是待命还是监视啊?”

“哈?”

一搭话就充满火药味,长谷部露出了一个平时在主人面前绝不会摆出的不屑嘴脸,並以语尾吊高作回应。

“作为近侍守候在旁是理所当然的。啊对了,你不懂近侍的心得,因为近侍一  直  也  是  我  。”

轻鬆的反击回去,甚至拖长尾音强调着自己的近侍之位,洋洋得意地笑着。

“啊啊,是这样子吗?要不是因为厨房有我在可以把你赶离她身边的话,她会一日三餐都来厨房帮忙吗?要知道她在现世几乎不会踏入厨房半步的。”

“那是因为主已成为一位才德兼备的贤淑女子,我才有幸吃下她的爱心料理。”长谷部用筷子夹起一小块鱼肉放入口裡,毫不掩饰脸上的幸福感。“一定是因为我昨天提到烤鱼的话题……”

“光忠,帮我添饭。”

插在两人唇枪舌剑间的,是若无其事地把饭碗递到烛台切面前的大俱利伽罗。

“那是我说要做的烤鱼!”接下饭碗往裡添着白饭的同时,也不忘继续反击。

大俱利伽罗接下饭碗向烛台切小声道谢,回到自己的矮桌前坐下。他望向在旁边吃得津津有味的审神者,问:“不管管他们吗?”

“嗯?吵闹是感情好的象徵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日的事,没事的。”审神者笑笑说:“真难得俱利伽罗会主动关心他们呢!要是他们没有顾着吵的话一定会觉得好意外。”

大俱利伽罗的辈份在烛台切和长谷部之下,加上不善辞令的性格令两人在他面对都会摆出一副年长者的模样。明明他们两人才总像个小孩子一样在吵架。

大俱利伽罗轻轻的摇头叹息。

“别在吃饭时候叹气,饭会变得不好吃的。”审神者把他安慰道:“来,嚐嚐我亲手做的炸鸡。”然后把自己最讨厌的苦瓜夹到大俱利伽罗的碗裡。

“主!偏食对健康不好,就算讨厌都请把蔬菜吃掉!”长谷部回过头来。

“还有俱利你不用每次也乖乖吃的,而且我说了几多次要好好咀嚼才可以吞,就算讨厌苦瓜也不可以用水把它灌下去!”烛台切也回过头来。

难得两人有意见一致的时候呢。

“就说你不会懂得作为近侍的心得,你看你,第一样关心的都不是主人。”

“你不是俱利的叔父吗?难道他就没所谓了?”

战火又起,似乎也不是完全意见一致呢。

审神者看着他们笑了笑,又望向大俱利伽罗:“你看看他们,就算管得了一时也没用吧?”

大俱利伽罗没有答话,安静把苦瓜夹回她的碗裡,然后夹走炸鸡。


今天的本丸也很和平。

Fin.


评论(5)
热度(41)
刀劍同人/ odate/ 平時在微博活動@CC一讀三歎/ アイコン:XAIN様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