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我家鹤爷一定是因为太爱我所以不肯把三日月带回家(欢乐日常向)

鹤丸国永/压切长谷部/原创女审者(非CP向)


這篇雖是無cp向的喜劇,但其實是另一篇長谷部的乙女向《神教》的後續,當時是先寫了這篇才寫神教,所以閱讀順序⋯其實也沒所謂的,當然也可以獨立食用XDD



1.欢乐日常向

2.为做出喜剧效果有一定程度的ooc

3.没有帅气的鹤丸和长谷部,只有比较蠢比较烦的鹤爷和heshibe

4.文笔相當隨意而且非常烦

5.锻刀情节上没有黑其他角色的意思,请见谅


------------------------------


话说鹤丸国永作为第一把来到本丸的黑底四花欧洲刀,审神者一直以接待贵宾的态度服侍着这位老太爷。具体内容就是一日三餐九个金蛋的伙食,以及练度到五十级之前都长佔队长位令一队裡造成“俺以外,全员疲倦”的局面,明明宠爱有加,鹤丸似乎还是有所怨言。


“对我那么好,还不是想我锻刀锻出三日月那老头子来罢了。”


鹤丸嫣然一笑,一个华丽转身瞄准敌人背后挥刃而下,回溅的鲜血染红了一身白无瑕。拂面的微风中夹杂着鲜腥味,鹤丸并不讨厌这味道,作为一把刀怎会讨厌胜利的味道,只是在临走前,向倒下的尸体投下一个怜悯的眼神。


真不愧是皇室御物,在爆了今天第三隻金蛋的同时说出类似“男朋友并不爱我他就只喜欢我这张脸而已”这般台词也能说得如此美艶动人。


于是在厚樫山战场上的鹤丸闪闪生辉地来到敌方本阵前,拿起骰子,潇洒地扔出一个“巳”,举兵回城。


一行七人包含随队的审神者在内的第一部队,今天也踏上没有寻得三日月的归途上。


鹤丸窥探一下赤疲倦的审神者,嬉皮笑脸地说:“如果我说是故意不去本阵的话你会生气吗?”


审神者向他瞪眼,往他没有刀装保护的手臂挥了一拳。


“哇!说笑说笑,别真打。打伤了要手入浪费资源喔!”


手虽停下来,但向鹤丸投向那鄙视的眼神还是写着“资源什麽的老子我多的是”。当然,这只是鹤丸自己解读出来的意思,一个年轻女子怎会用老子作自称,至少用老娘。


“今日不是进军本阵的好日子。”他为自己辩护。


其实鹤丸从未听过自己的主人说话,也不知道审神者说话的口吻。閒时被恶作剧整到时还是会大叫证明不是声带问题,大概是因为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语言这种东西传达不到过来?鹤丸没多考究,反正相处起来竟意外地毫无障碍。


审神者取出手帐,简单记录着今天的战绩,又翻到下一页写下几个字,递给另一边的压切长谷部。


“拜领主命。”


鹤丸知道这是自己的队长位置被替换了的信号,叹了一口气:“别老是生气,会出皱纹的。”


“近侍位置替换是因为今天不再出阵,集中处理文书和内番任务,明天继续由你领军出战厚樫山。”长谷部代替审神者发话,缓了一缓,续说:


“然后锻刀。”


又是锻刀,都说这女人不爱自己只想用玄学锻刀锻出三日月。


鹤丸觉得受够了,他眯起眼望着审神者,决定给她一点教训。


除了每日的锻刀任务外,审神者会囤积起一定数量的资源再来个大锻刀日,在进行锻刀之前会准备比平时丰盛的酒菜来到鹤丸面前二人举杯共饮,算是奉上祭品巴结担当者吧。


这顿饭的时间内完全是主僕关係逆转,于是鹤丸就是挑了这个时机。


“啊啊,今晚好热啊,都吃不下饭了。”鹤丸放下筷子,双手撑在身后的榻榻米。“如果有一些凉的东西就好了,甜的。”


例如,今天审神者刚买回来然后马上藏在冰箱裡头的那限定版超柔软香草味雪糕。


审神者像意识到鹤丸的言外之意,马上笑着点点头,站起身向厨房走去。


“唔……怎麽今天那麽老实。”目送审神者离开房间,鹤丸喃喃自语。


“主是不会上当的。”


冷不防竟有一把声音回应自己,另一边的障子猛烈地被拉开。


是不知从何时藏起来的长谷部。


“呜哇!吓到我了……”今晚本应自己和审神者的二人晚餐,完全没预料到第三者的存在,鹤丸退后了一个身位。“你藏在这裡做什麽?”


“身为主的近侍就应紧随她的左右。”


“现在近侍是我。”


“要保护她避免被可疑人物打扰。”


“最可疑的是你自己。”


“所以只要是主命就是我本职所在。”


“我都不想吐槽你了。”


鹤丸摇摇头。他怎麽没想到有长谷部这种忠犬设定的人物突然杀出,不过不要紧,并不影响自己今晚的计划,只是有点在意他说的话。


“刚才说她不会上当是什么意思?”


“你暗示的是那个香草味的雪糕吧。”


鹤丸知道长谷部这个人有点神秘,可没想到能那么准确地看穿自己。他有点不安地皱起眉头。


“你怎会知道她不会上当的?”


“哈哈哈。”长谷部发出像受了轻伤一样愉快的笑声,难得地对着审神者以外的人露出笑容。继说:“因为那个雪糕,已经被我吃掉了。”


鹤丸不讨厌长谷部,他只是不习惯自己是吐槽的那个,于是心有点累。


那麽,审神者去厨房会拿来些什麽东西?


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审神者回来了,手上拿着鹤丸想要那凉凉的甜甜的东西。


“那是什麽……”看着那被一根筷子一桶到底,长长弯弯的东西,鹤丸又被吓到了。


“是急冻香蕉……”长谷部低头掩面。


审神者把手上两根急冻香蕉递到鹤丸和长谷部面前,脸上的笑容如玫瑰般怒放艳红,一看就知道想要把对方刺伤。


但其实审神者并没有想太多,拿来的东西不旦符合鹤丸要求之馀,本来另一根还是准备留给自己的,只是既然长谷部也在就自己不吃而已。


鹤丸和长谷部接下急冻香蕉,面面相觑。


不就吃个香蕉,怕什麽。只不过是因为香蕉太硬咬不下,只能用舌头从顶端小口小口慢慢舔起,以体温和唾液令香蕉的冰冷变成温热,又或直接放到嘴裡把香蕉含住,整个口腔内壁把它紧紧包围,直至在嘴裡溶化,变软。


光是用文字描述就有想举报的冲动。


“谢、谢谢了。”毕竟是为自己准备的东西总不能不收下,鹤丸拿着香蕉站起身走向门口。“香蕉等一下再吃,我先去锻刀房了。你晚餐吃饱就来找我吧。”


鹤丸乾脆留下长谷部自己逃跑了。


如果是那主命至上的长谷部的话应该没问题,不,他大概很乐意吧?可能。


文明社会人人享有自由,鹤丸不会去批评他人的爱好。


无论过程如何,总之把急冻香蕉歼灭掉的长谷部陪伴审神者来到锻刀房,咦?他本来有飘着樱花吗?还是刚才发生了些什麽事?不,这些都不重要。


难得准备好了,鹤丸自己也期待着今晚的锻刀。


目前的资源数大概可以锻刀十次左右,审神者为得到三日月做了很多调查,她打开写满各种公式的手帐,最后选定了一条公式。


「600 500 700 700」


其实不只是三日月,目前还有好几把刀还未来到本丸。这条公式的话,她觉得可以一博。


“明白了,我带给你惊喜的结果。”


鹤丸来到锻刀炉面前,对刀匠使了一个眼色。


在紧张忐忑的审神者注视下,久违一个多星期的大锻刀日开始了。


目标:三日月宗近、小狐丸、江雪左文字、萤丸


第一发。

原来已经做好了130的心理准备,也认清了5400战的自己才39把刀真的有点非。今晚才刚开始,只是现在眼前时计上的数字相当陌生。

她倒抽一口气,瞬间就意识到是谁了。

500。

“是岩融呢。”身旁的长谷部说。


不过作为今晚的第一发算是个不错的开始。


第二发。

安定的130,大和守安定。


第三发。

紧接而来的130,大和守安定。


第四发。

啊,是300!是太刀!不,难道是,萤丸?

交出帮助券,锻刀房裡就充斥了“卡、卡、卡”的笑声。


第五发。

130。世界第一可爱,加州清光。


“主,你还好吗,”长谷部向双眼变得无神的审神者问。

其实怎可能会好。已经用了一半机会和还有一半机会,无论哪个解读都令人不快。

审神者还是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再望向鹤丸的方向让他继续。


第六发。

230。在打开之前,今次是站在审神者旁邊的长谷部绷紧了神经。

慢了半拍,再交出帮助券。

在刺眼的蓝光中,一个人影慢慢成形。

“我是压切长、呜啊!”刚被具体化的长谷部连入手台词还未说完,就被练度99级机动极大值的长谷部抢去刀的本体,再一脚把人形踢回锻刀炉。

“实在万分抱歉。”长谷部带着新刀的本体向审神者单膝下跪,低下头。“今次是我令主失望了。”

长谷部作为尽忠职守的近侍,为帮主人寻得罕有刀亦做了很多调查,顺道也了解到外界对自己的评价。明明只是一把打刀却和大太刀同样的时数,也难怪会有被骗的感觉。虽然他知道自己的主人不会对自己有厌弃之意,但长谷部还是会莫名地责备自己。

感觉到自己的头顶被抚摸着,长谷部抬起头,只是审神者像在摸小动物一样温柔地微笑着。

“请主不会讨厌我。”

审神者虽无法说话,但她用唇形回答了长谷部。

“喜欢。”

长谷部从原来飘着樱花刹那变成樱吹雪。


“喂喂!先别秀恩爱,现在才第六发啊!”在锻刀炉前的鹤丸终于沉不住气,打断背景都被染成一片粉红的两人。

在鹤丸的催促下,锻刀重新开始。


第七发。

130。漂亮的小被单,山姥切国广。


第八发。

再一次的230。长谷部今次直接摆出了迎战姿势。

啊,没事,是太郎太刀。


第九发。

回归到130。自称没有在说腹话的呜狐。

来到最后一发,大概是对今晚的成绩不甚满意,审神者在交出资源前叹了一口气。鹤丸望着她的脸上的失落,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第十发。

这一发,就是今晚的结束。

大概一个故事要有高潮起跌才算精彩,经历过各种失败,只要最后迎来美好结局的话,似乎一切苦难都有着它的意义。审神者在心中暗想。

至于为什麽唐突地谈起人生,是因为看到了一个从见过的数字,她怀疑着自己的血脉还是不是非洲人。


400。

几乎想哭,是她梦寐以求的数字。是三日月吗?不,可能是小狐丸。反正都好。

颤抖着的手交出帮助券后,一片花瓣轻吻水面,涟漪中发出了耀目的光芒。

在无尽的纯白中,传来了一把老头的声音。


“年青人,你所掉的这把帅气的鹤丸国永,还是这把可爱的鹤丸国永。”

左右手都拿着刀的,是不作死就会死的鹤丸国永。


现在定晴一看,时计板上似乎有被改动的痕迹。


审神者呆住了,今次真的被吓倒了。不是三日月,也不是小狐丸。


明明早已认命,130也好300也好不就是非洲人日常嘛,其实都不要紧,最残忍的是给予了希望之后又瞬间摧毁。完全被玩弄感情的审神者,目无表情地泪流满脸。


“主,别哭。我来替你斩点家臣……” 长谷部已经拔出刀来指向鹤丸。


“咦为什麽锻出长谷部和锻出我待遇差那麽远?”鹤丸知道对方会生气,但实在没想到审神者会直接哭出来。在长谷部面前把审神者弄哭,这下子可不得了。


还好鹤丸早有准备,在长谷部挥刀斩向自己之前迅速从后门溜走,跳上在锻刀房背后待机的小云雀然后握住缰绳准备扬长而去。


“哈哈!太慢了太慢了!”


“想藏起来是无用的!”在鹤丸远走之前侧身浑劲一挥,身上装有两个特上投石的长谷部,成功投石击中令他摔下马。


然后他们在那之后疯狂地手合。


鹤丸有时候是比较没心肝又喜欢恶作剧,但一旦玩过火还是会好好地道歉。


生气了好几天的审神者之后虽然表示已经原谅了他,但近侍和队长之位也就传到长谷部手上一去不返。


现在是真的不得宠了,即使还是留在一队之中,但鹤丸已经很少有在飘樱花。


没有审神者时不时在锻刀前和自己饮酒,还真无聊。


当鹤丸坐沿廊上望着月亮,思考着要怎麽打发时间时,转角处传来了脚步声。


是审神者端着酒瓶和下酒的煎饼来到鹤丸旁边坐下。


“等一下你想锻刀吗?”鹤丸不解。


审神者挥挥手,然后做出一个饮酒的手势。看来她只单纯想和自己饮酒呢。


“长谷部呢?他还在写报告?”


她不好意思地点头,然后手舞足蹈地说明着一些事,鹤丸煞有介事地边看边点头,最后咧嘴而笑。


“完全看不懂。”


审神者有些洩气地低下头,她想拿出手帐想用文字写下,却被鹤丸按住了手。


“不用写,喝吧。”


最初鹤丸说怪她只想利用自己锻刀锻出三日月这番话时大概是三分抱怨七分玩笑吧,总觉得每次和她饮酒都带有目的似的,不过如果可以像现在一样普通地喝着酒,鹤丸并不讨厌。


之前是因为喝过酒后要进行锻刀所以不太敢放纵,今天的话就可以尽情喝了。


和身为刀剑的鹤丸相比,只是一个小姑娘的审神者很快就两颊泛红,浊身酒气地傻笑着。然后从来不开口的她,似乎正尝试说着一些什麽:“这重九大豪何……”


像是意味不明话语,但她在说什麽不是重点,而是她能说话。不是一开始估计灵力强弱或现世连接或其他原因,是身体能力上的问题。


鹤丸望向她的嘴裡,发现到一件事,他瞪大了眼。


“喔哎,这真是被吓到了……”一下子从醉醺醺中清醒过来。他想靠近一点看清楚之前,身后传来了一把没温度的声音:


“主又喝过头了呢。”是在皮笑肉不笑的长谷部。“时候不早了,我先把她送回寝室。”弯身温柔地把审神者横抱起来,自俓地转身离开,没有搭理鹤丸的打算。


“她以前是可以说话的吧?”


在自己来到本丸之前在她身上到底发生过什麽事的确有点好奇,虽并不觉得对方会把真相告诉自己,鹤丸还是把长谷部叫住了。


长谷部停下步伐,但没有回过头来。


“就算我回答了你又如何?”


从语气中读不出感情,是悲伤吗?还是遗憾?鹤丸最后放弃了猜想,安静地目送两人。


把杯裡的酒吞进肚,就当是自己也喝醉了。


“唉……三日月那老头还不来吗……”


Fin.

.......... or TBC?




后记


没想到把鹤爷和长谷部放一起写时鹤爷居然会是吐槽役…正常应该反过来吧…

好想写搞笑但自己无法判断有没有喜剧效果(´・_・`)希望大家食用愉快,我已经尽力了...


这次可以算是独立的一篇欢乐日常小短篇,但也算是为长谷部的故事留个序言或伏线之类。结尾故意不说得太直接,接下来因为大概是黑暗向加乙女向的所以……嗯,R18不可避了(・ω・)ノ


黑暗向苦手的话请把这个结尾视为审神者喝醉酒在胡口吧。贴心的长谷部为免她失态送她回房。然后身为非审的她在这刻还是没有爷。所以又是BE了(笑


谢谢看到这裡的你!



评论(17)
热度(37)
刀劍同人/ odate/ 平時在微博活動@CC一讀三歎/ アイコン:XAIN様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