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零时零分(烛台切光忠X女审神者 )

修了錯字,於是在LOF這邊也補上


1.乙女向

2.100%的甜

3.现代PARO,邻居设定

4.第二人称,不足之处请多多包涵

5.真.流水帐



-----------------------------------------------------------



零时零分



今天是星期五,週末前最后一天的工作日。

早上。



07:00

枕边的闹钟把你叫醒。你没有张开眼,伸手把闹钟关掉,打算先懒床5分钟再起。


07:23

五分钟的懒床变成了20分钟。

门铃被人按响,只好不情不愿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是和你住在同一公寓的烛台切光忠。


"现在才起来吗?小心迟到喔。"


已经打扮好的他穿着整齐的白衬衫黑领带,一手提着西装外套和公事包,另一手提着一袋食材。

一脸疑惑地望着他,你不明白为什麽一大早出现在自己的家门前。


"昨天不就和你説了吗?我家的炉台坏了,想借厨房做早餐。"


你想起来了,确实有这回事。


"你要赶45分那班车吧?还站在这裡可以吗?"


他看着你慌慌张张跑进洗手间的背影吃吃笑,把西装外套放到沙发上,提着食材走进厨房。


07:31

总算梳洗完成的你从洗手间走出来。

打开门的一瞬间,香味扑鼻而来。你用力一吸,是新鲜烤好烟肉的味道。


"先换衣服,吃了早餐再走。"


烛台切把咖啡端到餐桌上。

回到房间前你对他摇摇头,怕赶不上车,不打算吃了。


"不好好吃早餐可不行喔!"


他望一望手錶。


07:34

似乎现在出门也来不及了。


"我开车载你去上班,这样的话八点钟出门就可以了吧。"


烛台切的上班时间比你晚一个小时,你不好意思麻烦他。


"就当是向你借厨房的谢礼吧。"


08:08

你想不起上一次坐下来吃早餐,而不是咬着面包出门上班是什麽时候的事。

毕业以后的所有转变都让你喘不过气来,新的城市,新的工作,新的生活。多少感到庆幸的,是认识到烛台切光忠这个人。

刚好在你第一天搬进公寓,互相打了声招呼记住了对方。

刚好在你开始上班第一个星期,在附近偶遇才发现公司在同一区。

刚好在你烦恼着生活上的每种小问题,他是堪称万能的好帮手。

于是你向他道谢。

早餐很美味。


"别在意,接下来的一星期都要打扰你,我才不好意思。"


坐在驾驶座的烛台切笑笑说,然后把车停下来,等待着信号灯转绿。

你不是第一次坐在助手座上看着烛台切的侧脸,即使早就了解到他是个无死角的帅哥,但坐在驾驶座的男人,总能额外添上几分魅力。


这时候的他不太喜欢说话,伸手点开音响,是与他很相衬的爵士乐。

望着车窗外行色匆匆的路人,被轻柔浪漫包围住的你们,像是身处于另一个世界。

扶在軚盘上指尖随着节奏敲打着,他轻轻的哼唱。

略显低沉的嗓音和曲中女声重叠起来,你心中泛起了一种和忙碌的早晨不相乎的安心感。


你闭上眼。


08:46

你感觉到耳膜在震动着,略带沙哑的声线传到大脑中迴盪着。


"在一个男人的车裡面睡得那麽安心可以吗?"


麻酥感让你一瞬间从睡梦中醒来。

睁开眼望向声音源头,是距离你面前不足十厘米,近得可以感受到热气吐在耳边,烛台切带笑的脸。


"到了。"


望出窗外,是公司门前。

你马上向他道谢,冲冲拿起手袋推开车门,为不让他看见自己脸上正渐渐发热泛红,你不自觉地小跑向公司门口。

在踏进大门前,你觉得你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停下脚步,转过身重新望向下车的方向,便对上了烛台切的视线。

他在车上一直目送着你的背影,未有离开。看到你回过头,便挥挥手,露出笑脸。

他似乎在说话,但你们的距离听不到对方的声音,于是你定睛在他的嘴唇上。


"你脸好红。"


彷彿脑袋中有些东西被爆裂开,将思绪一切清空,原本只算是微温的双颊愈发烫热。

无法再面对他那好看得过份的笑容,你唯有急步走入公司。


09:14

还好今天的晨会没什麽要事,听上司说些每天例行的说话后便散会。你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打开电脑,确认着今天的行程。

整理着早上的事项,好,没问题。

你把简要写在便利条上然后贴在桌边。

接着是下午的事项。

14:30的会议,是你负责企划的会议。为准备入职以来第一次的作为担当进行发表汇报,你花了多个晚上作准备。

你呆了呆,想起了刚才那被忘记的事是什麽。


要马上联络烛台切,拿出手机,却发现莹幕上亮着光。


你收到一条新信息。

寄件人:烛台切光忠。

"车上有个蓝色公文袋,是你忘了的吧?急用吗?"


太好了,果然在他那裡,至少不是留在家。你安心了一点。

你跟他说那是下午会议要用的资料,午饭时间会到他公司那边拿回,麻烦他先帮你保管住。

不消半分钟,他便回了信息。


"Ok,那中午我们就在这附近吃吧。"


说得好像你们总是一起吃午饭似的,明明从来都没有。但你不会拒绝他的邀请。

约好了碰面的时间和地点,便放下手机投入工作。

你暗暗期待着中午的来临。


12:14

比约定时间提早6分钟来到了和他相约好碰面的广场,发现对方比你更早到达。

他背靠广场的石柱低头按着手机,似乎未察觉到你的靠近。

你拍一拍他的肩,让他稍微吓了一跳,他向你打声招呼,收起手机。


"你从公司来这边至少也要10分钟吧?不用走得那麽急。"


他望望你脚上的高跟鞋,露出苦笑。


"累吗?"


你摇摇头,说习惯了没问题,倒是肚子饿了,只想快点吃午餐。


12:43

烛台切光忠不是你的恋人,在遇见他之前你有谈过恋爱,但都比不上和他相处那麽自然。你喜欢他,但不确认是不是恋爱的喜欢。

大概是因为在他面前有些自卑感吧?太过温柔帅气的他,光是偶尔和他说说话已经很满足了。更何况作为一个有份好工作的帅哥,你不认为他没有女朋友。

看,他手机又有新讯息了。

你默默咬着三明治,看他手指飞快地回复着,突然理解到为什麽平时向他发讯息都是马上得到回复。

你不会开口,也不会说任何一句抱怨。

烛台切放下手机,看你把闷闷不乐都写在脸上,便笑笑説:


"不是别的女生,别乱呷醋。"


你连忙否认,可是慌乱的表情还是把你出卖了。

于是他自顾自地续说:


"是侄子,啊不是我的,是同事的侄子,认识好多年了。他是读艺术的,画作可帅气了!"


明明不是自己的孩子,却露出一脸笨蛋父母的表情,你觉得他有着和平时帅气形象不一样的可爱。

他呷了一口咖啡,似乎忘了放砂糖,苦得他皱眉头。


"如果将来生个孩子是个男生的话我想让他学画画,画出帅气的作品。"


你把砂糖瓶递给烛台切,他向你小声道谢。

如果是女生呢,你反问。

他用茶匙拌匀着咖啡想了想,最后望向你笑而不语。

被他的视线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你追问他在想什麽。


"我在想,生了个女儿的话像你一样可爱就好。"


烛台切这个人为什麽总是这样子,你只想好好吃个饭。

已经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你不会动不动就把别人的场面说话放到心上。而且也习惯了他的口吻,你选择一笑置之。

对于你的平淡无奇,他没有太大反应,只是换了个话题。


"晚上回家吃饭吗?"


对了,平常晚饭都会亲自下厨的烛台切,大概是在问借用厨房的事。

你点点头,又想起了今天会议之后说不定会加班,可能赶不上晚餐时间。

打开手袋,从裡头掏出家门锁匙递给烛台切。让他自便。

他有点错愕,可最后还是收下锁匙。


"在这方面你倒是相当信任我呢。"他自嘲一样地笑着。"明明把我的话都当成玩笑。"


对他的信任确是可以把家裡锁匙交到他手上的地步,而至于后半句,你犹豫了一会,始终找不到适合的反驳,唯有放弃。


"那我就先回去做好饭等你回家。"


他就是如此自然融入你生活裡面,而又没有觉得有什麽不妥。这是你不能反驳的理由。


13:19

你拿着从烛台切手上取回会议用的资料回到公司。

直至重新拿起公文袋之前你也没有太紧张,但毕竟这是你第一次的会议担当,现在坐在办公室之中,你心跳正在加速。

距离会议开始还有整整一个小时,你告诉自己没问题的。

用力地深呼吸,打开公文袋取出资料打算整理一下。发现了一张没见过的纸条,上面有着烛台切用墨水笔写下的笔迹。


"会议,要加油喔!(((o(*゚▽゚*)o)))"


用手机联络时都不会使用表情符号的他,居然手绘颜文字,而且还意外地可爱。

真不帅气呢,你忍不住笑了出来。但他窝心的小动作,让你一时忘记了紧张。

好,既然得到他的鼓励,就要好好加油。


15:42

可是有时就算做好再多的准备,也会有失败的时候。


从会议室走出来的你垂着头,相当失落。其实你的表现不过不失,只是和预期中的结果有落差时,你还是感到无力。

工作不顺时真的相当烦心,你想向谁抱怨一下。趁着会议结束后的休息时间,你拿起手机,自然地点开了烛台切光忠的对话框。

如果想要倾诉的话你知道他会愿意静静听着,但你停住了手。毕竟已不是小孩子了,不能遇到一点点问题就马上抱怨或依赖别人。

而且,他并不是你的谁。

你不认为自己有这种权利。

习惯有他在身边的话,若他有一天不在了,你不会懂得重新一个人生活。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摊开资料,看着刚才在会议上被打上的各个红字,望向电脑投入工作。


19:13

早已经过了原定的下班时间,你才刚完成手头上的工作,准备收拾回家。

你认为中午提前把锁钥交给了烛台切实在是一个好决定,你不想让他等着。

不知道今晚他会做什麽菜呢。已经饿肠辘辘的你期待着今晚的晚餐。

你看看时间,然后拿起手机给他发讯息,告诉他现在就回家,让他先吃饭别饿着。

果然马上得到了回复。


"你现在从公司回来吧?那我等着你。要我去接你吗?"


外面正下着雨,强风把雨滴吹拍在玻璃窗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还好烛台切是自己开车回家,要不然这种天气出门一定相当狼狈。为他感到庆幸的同时,你发觉狼狈的会是自己,因为今天出门时难得有人送上班,没看天气预报的你并没有伞。

可是你还是不想麻烦他。

按着手机,回复他说不用了,让他在家裡等着就好。

从公司到车站一直也是室内贯通起来,没有伞也不要紧。只是到家那边的车站之后,就不得不走到户外。

说不定到家那边停雨。你抱着乐观的想法,只想尽快回家。


20:09

顺利到达家附近的车站,应验了侥倖永远不会如期出现的真理。

雨还是淅沥淅沥地下着,你被困在马路旁的车站裡弹动不得。雨势虽不算大,但直接走回家的话肯定会湿透。

事到如今,只好让烛台切来车站接你。


通常故事来到这边,总会有些经典得老土的情节出现。

你拿出手机,却发现已经电力耗尽并自动关机。

望着天上灰黑重叠起来的乌云,你觉得这场雨一时三刻都不会停下来。翻翻手袋,确认了电脑和文件都放在公司,没什麽重要的随身物品,便把手袋抱在怀中低着头,走出车站。

你决定冒雨走回去。


从家裡到车站也就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只是在雨天下急步走不够三分钟,你已经全身湿透了。

其实淋雨没什麽大不了,现在的季节也不会觉得太冷。之不过你担心,到家后如此狼狈地出现在烛台切面前,他大概会生气吧?


"明知我会生气,你居然还敢乱来。"


一直低着头的你现在才注意到,换下了西装,一身运动服打扮的烛台切光忠打着伞来到了你面前,脸上的神色明显不怎麽愉快。

他只有手上这一把伞,似乎是纯粹出门来接你,并没想到你会被淋得浑身湿透。


来到你身边,默不作声为你撑伞。伞勉强能容纳下两个人,却使你们的距离迫得相当接近。

他把伞递给你示意让你拿好,然后脱下自己的运动外套,披在你身上。

外套上带有他的馀温,还有一点点洗衣液的薄香,你抓紧了外套。

他伸出手从侧环住你的肩,几乎被拥抱着紧贴住他的身躯,最后从你手中接过伞。


"回家吧。"


你跟随着他的步伐走。


与他伏贴的侧身,就算隔着衣物亦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确认了他就在自己身边。

儘管平常会被他突如其来的靠近让你脸红耳赤,但现在真的被他触碰着,反而没有想像中的紧张,你只觉得在他身边很安心。


你把头轻轻枕在他的肩上。


"累了吗?"


他轻声问,刚才不悦的神色缓和了不少。

你没抬头望向他,点点头。


"如果工作累了,我可以听你抱怨啊。"


你再点点头。

他沉默了好几秒,然后你感觉到他低下头,伏向你耳边:


"你愿意再依赖我多一点的话,我会更乐意的。"


他的嗓音像是穿透了你的神经直刺在心上,使你不由得缩起了肩。带点沙哑的声线始终是你的死穴,你听过很多次,以为自己不会再被动摇,但又不捨得就此认输。

你抬起头向他微笑,告诉他这些事你都知道。


你们停下步伐。


抬起脸的你,看到他近在咫尺的微笑。

现在才发现,原来你们已经走得那麽近。

近得能看清眼睛的颜色,能闻到残留在身上的古龙水味,能随时吻上唇,品嚐到他的味道。


你看着他,他也看着你。


雨天的街道上没有途人,伞下形成了一个使人理所当然地紧靠的空间,让你眼中只映出他的脸孔。

他笑着,你觉得他的笑容很好看,虽然他不笑的时候你也觉得很好看,还有生气的时候,还有失落的时候。

原来早已熟悉这个人了,可是你仍嫌看得不够多,想一直看下去。


"这时候,要乖乖闭上眼。"


他低语,慢慢向你靠近。

你闭上眼。


“哈啾!”

在一切发生之前,鼻腔内一阵痕痒。你马上转身背对烛台切,弓着背打了个喷嚏。

这下子,所以浪漫气氛都飞走了。

大概是湿身有点着凉了,但实在太尴尬太掉脸了,你低头掩着脸,不敢面对烛台切。


"哈哈,还是赶紧回家吧!"


他笑了笑,重新让你枕到他的肩上。


21:34

向你借用厨房做晚饭,顺便一起吃饭,你懂。

既然用了厨房那饭后留下來洗碗也是正常,你都懂。

现在一切也收拾好,望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放映旧电影,完全没有打算回家的烛台切,你不懂。


大好的星期五晚,就坐在(别人)家裡看电影,似乎有点浪费青春。你婉转地向烛台切抱怨。


"这种天气还是留在家裡舒服。"


他漫不经心地说,甚至向你招手,让你并肩坐在他身旁一起看。

你不是想把他赶走,而是你一直记住刚才在路上的那一幕。你在幻想,如果当时吻下来了的话,现在你们两人坐在沙发上,是不是也只是在看电影呢。

从旁看着他的侧脸,莫名地生着闷气。气他不理解你亲自破坏了浪漫气氛,现在是多麽生自己的气。

他感受到你的视线,转过头来,笑说。


"你啊,是不是在期待些什麽呢?"


被问得太直白,你一时语塞,不敢承认自己有过的幻想。本能地想逃开,借口说去厨房拿点水果,离开了沙发。


21:48

你扭开水龙头,拿着苹果清洗着。

胸口中小鹿乱撞,你发觉在他面前根本招架不住,但你醒起了,他仍不是自己的恋人。

对于已经完全陷了进去的自己,你在想是不是应好好来一次告白。即使你不认为告白之后马上会有什麽实质改变,至少能让你的心好过一点。


告白的话,他大概会接受,对吧?其实你还是有点不安。

想着这些事,你没有留意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突然,一道力把你从后拉扯,将你吓得拿不稳手中的苹果,一鬆手,便掉落到洗手槽中。


"可以别回过头来,就这样听我说话几句话吗?如果看着你的脸,我怕说不出口。"


烛台切的两臂圈在你肩上,从后将你一拥入怀。

虽被吓倒,但他沉稳的声线使你很快便回復平静。


他关上水龙头,让潺潺流水声安静下来。你才发现,原来连客厅的电视声也消失了,现在你只听见噗通噗通的心跳声,那是从他贴在你背上的胸口传来的。

莫非,他也会有紧张的时候?

你点点头,让他说话。


"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你刚搬过来,一个女生搬着两大个箱子走上楼梯,我当时对你第一印象就觉得你很强。"


你记得,你当时单纯觉得有个帅哥邻居简直是走运了,完全没有想到会变得亲近起来。


"然后慢慢了解多一点,就知道你只是在逞强。虽然你说你不是有些什麽事就马上找人帮助的小女生,但我认为组装家具这种粗活还是应该让我来帮你。"


这件事你也记得,那时在新买的书柜上排列好从家带来你最爱的一套小说后,书柜就随即解体的一刻你还记忆犹新。然後烛台切一边把你笑话一边帮你重新把书柜砌好。

他似乎想继续讲下去,可若是普通的回想往事,有必要故意从后把你抱住不让看他的脸吗,你稍为把他打断。


"啊对,重点,重点是我想你以后可以多依赖我一点,我..."


话来到这边竟才变得呑呑吐吐,你觉得好笑,你叫了他的名字,在他回应你的一刻转过身。


你说:


"我喜欢你。"


烛台切呆住了,像突然被按下某个开关,毫无预兆地伸出双手捧起你的脸,往唇吻下去。


你们亲吻着。

和他的初吻,你觉得不像初吻,像两张唇早已经重叠过无数次一样纯熟地交缠着。

算是弥补刚才雨伞下的后续,又或更早之前,当他每一次靠到你耳边说话,每一次对你微笑着,甚至每一次出现在你面前后续都应是如此。现在回想起来,你觉得全部都是你所错过了吻他的机会。

你急不及待想把每个吻都补回来。


他似乎有同样的想法。

被他探入的口腔内像要把内裡所有空间填满一样,不时换着角度拨弄着你的唇齿和舌尖,向你索求着更多更多。过于炽热的索求得让你有点想后退,但身躯在他两臂之中紧紧套着,除了迎合之外似乎别无他法。


待两唇分开已经是数十秒后的事。

一个太长的初吻,他微微喘息着,看着你的眼神却有种意犹未尽的迷雾。他抿着嘴,拥抱着你,像撒娇一样蹭蹭你的后颈。


"都说了,叫你不要回过头。"


他竟想把责任推给你,但你只是把他摸摸头,吃吃笑。你喜欢这时候和他帅气形象不相乎的可爱,这是只有你才能见到的一面。


"虽然可以依赖我,但你不可以总对一个男人如此没戒心的。"


他没有把脸从你的后颈抬起,反而转移埋向髮端间嗅闻着,让吐息落在你纤嫩的肌肤。

你缩了缩颈子,说不明白他的意思。


"就如字面上意思。"


他压低声线,然后吻住了你的耳根,被啜吻着而发出那一点暧昧的水声,使你不自觉地轻叫一声。

你尴尬地掩着嘴,却看到他抬起头,露出了个有点狡黠的笑容。

你明白了。他的意思是,你早已是他的囊中物。

他续说:


"虽然不是新相识,但正式交往的话还是想和你放慢步伐,我不想冲动。"


你点点头,认同他的看法之馀还有点暗喜。因为你感受到他对你的重视,似乎比单纯的爱恋更要高一点点。


"等一下把电影看完我就回家,然后明天我们正式出门约会,这样的计划可以吗?"


没有异议,你们交换着微笑。

你着他先回客厅,因为你想起了那个被掉落在洗手槽中可怜的苹果,你想把它切好。


他点头,转身刚走没两步,又回过头来。


"对,差点忘了。"


你侧侧头疑惑着。

他重新来到你的跟前,往你的唇轻琢了一下。


"我也喜欢你。"

他说。


23:56

当把电影看完,你向烛台切说你睏了,想睡了。

明明每天都只有二十四小时,可能是发生了太多事,你总觉得今天特别漫长。

而今天,也终于要完结了。


打开大门,你把他送到门外。

在早上一样,他站在你家门前。


"今天好像一整天都和你待在一起呢。"


的确是从早到晚呢,可是你很享受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

还没有说再见,你已经期待着明天的约会。


"那麽,晚安了。"


他靠上前向你索取晚安吻。

贴上的双唇很快又分开来,结束了这个吻。

你脸带笑容向他挥手道别。

他也退后两步,笑着挥手。


在大门马上要被你关上的前一刻。


23:59


烛台切用手抵着了大门。

他看着你。


先静默了一会,才开口:


"抱歉,如果我说我想反悔,不想放慢步伐的话,你会怎样回答我?"


00:00


Fin.





后记


我最初以爲这会是一个小短篇。

人生第一次写第二人称,不足之处请多多包涵。

光忠说的侄子,就是指俱利,而同事,就是长谷部。所以这个模式的现代paro会有俱利篇,和这篇会是同一时间线。至于长谷部因为放到现代他就是个立派的社畜,我还未想到如何和他正常地谈恋爱,所以先放一边。

写光忠不知为何总是份外地累而且不太帅气orzzzzz要写出苏得不失霸气的台词太需要技巧了。


谢谢看到这裡的你!


评论(35)
热度(236)
刀劍同人/ odate/ 平時在微博活動@CC一讀三歎/ アイコン:XAIN様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