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長谷部和他的主人(長谷部中心)

 


这是一个审神者最终被打败的故事。

脑洞很大,私设很多,谢谢。

轻微的血腥注意。




---------------------------------------




  没有哪种快乐能抵消生命自身所带来的痛苦。


  当长谷部杀死自己的主人时,他对人类的生命作出了这样的结论。死亡结束了审神者的痛苦,滚落到铺席的头颅脸上甚至残留了一点点笑意,庆幸了结得爽快。剩下的无头身躯不可思义地保持笔直正坐的身姿,以血肉之躯印证灵魂的坚毅不屈。最後刀刃划破空气,鲜红如轻风送起细雨,在纯白的纸门落下痕迹。


  长谷部又一次失去了自己的主人。他抱起审神者的头颅,像平日一样跪坐到君主的旁边,漫不经心地说:“最後,这是最後一次了。”如果让他选择的话,他根本不希望审神者落得这种下场。可是除此以外又没有更完美的结局,倒不如从一开始,把审神者的生命从根本消失,世间的不幸都灭於萌芽。想到这里,几乎满溢的悲伤居然一下子得到平复。本来战败的无力感顿变成理想的结局,他冷笑了一下。因为当这个故事结束的时候,不旦是审神者丶就连长谷部自身的存在也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2205年,时空管理局为对抗企图改变历史的溯行军,召唤刀剑中的付丧神集结本丸,随审神者的率领拉开战役的序幕。长谷部作为一把日本刀,守护着过去一千年日本国内的历史时空。初时,本丸上下对溯行军的意图和终极目的作出过很多猜测:阻止日本锁国的结束丶阻止江户时代的开幕丶阻止武家政权的支配,一个个左右国家命运的关键时刻都曾是假定的答案,可惜答案之间互相矛盾又互相牵连,只能在未知的迷雾中见招拆招。


  长谷部以近侍身份追随了审神者二十年。匆匆二十年的岁月与过往以器具之姿沈睡过的百年相比,所感所受竟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些年里能发生多少事,足以让一个呱呱落地的小孩儿长成威风八面的武士,背负家族命运在乱世中耕作雄图。也许是从人的视角看待世界使他有一种自己也活着的错觉,深明花开花落的规律定了时限,在限期来临之前达成某种成就似乎就是生命的意义。每个生命凭本能活着,以彼此的时间编织成历史。


  溯行军要改变的不止只是日本历史,不只是千年的过去。时空管理局宣布溯行军的势力分布在世界七大洲,试图改变整个人类历史。於是追溯至更远古的时代也成立了类似本丸形式的基地以抗衡敌人的扩张。而审神者所在的本丸成为近世历史的重点基地之一,站在时间线的末端像门卫一样。


  时间线从远古的过去出现缺口,连刀剑男士的近代战场乱况丛生,本应有违正史的局势发展引起连串的影响已经单凭审神者一人的胜利也无可挽救历史重返正轨。有人推测若时空继续往前出现变化,甚至会将人类的基因改变,一切的过去和未来都会被无情推翻而吞噬。


  从溯行军势力扩张开始,审神者和近侍长谷部就理解到这是一场没尽头的战争,就像人类面对大自然的愤怒弱小得无能为力。他们彼此交换了想法,决定坚守岗位至最後一刻。作为臣子,长谷部心里始终希望辅导审神者真正地取得胜利,在鲜血流尽之前不说败北二字。尽管他已经察觉到,审神者的失败将会是命中注定。就像他几代前主一样,野心和欲望将熄於烈炎丶灭於世潮,又或在病榻中咽下最後一口气,所有曾经的荣誉就随脉搏平息。审神者所背负着整个大和民族的重担也不过是万物浪潮中的小浪花,起复亦属自然定律。陪伴主人至世界末日,对长谷部来说是至高无上的荣幸。


  其後的战事审神者和刀剑男士胜利持续,只是谁都心知肚明,远在他们力所不及的地方战况已犹如病入膏肓的垂死者,日复日地服药已经变得毫无意义。在这一段日子里每当长谷部看着审神者在研究战略时,看到的只有一种徒劳的化影,为的只是在大限来临之前打发时间。这些想法到审神者死前长谷部也没敢说出口,因为他不想让他的主人知道自己的命运有多麽的可怜。他敬爱审神者,他会形容他的主人是一个勇敢丶坚毅而善良的人,不过若能改去执迷不悟这个缺点就更好,要是能改掉,长谷部就不用亲手斩下审神者的头。


  在审神者死前的两三年,本丸附近的环境都已经受到历史改变的影响。人类社会的文化和科技的变化最明显,衣食住行丶医疗卫生水平日渐落後,最後连人体也出现退化,身高慢慢缩小,行为举止带有野生动物的影子。审神者是唯一一个受到特别保护才能避开祸害的人类,至於其他的人们――――万屋的姑娘丶茶楼的小二丶酒馆的大妈丶卖糖果的老爹……长谷部亲眼看见了这些人承担着战败的後果,而审神者决定不再与任何人类接触。


  审神者觉得自责,悔恨着自己的无能为力,没能守护好日本的未来。旁边的长谷部一言不发,给审神者倒了一杯酒。他认同这的确是审神者的责任,然而没有任何人能比审神者做得更好,因为一切的源头是在於人类无法反抗命运的本质。审神者的生活从此充满着令人窒息的挫败感,像机器一样重覆着单调的工作,没有理想,没有盼望,安静等待着死亡的降临。人类本能的求生意志,此刻在长谷部眼中竟成为了一种执迷不悟。


  “事到如今,活下去又有什麽意义。”


  长谷部说出的这句话纯粹是对生命的感叹,也是对审神者的敬佩。从时空管理局的情报中,守护其他时空的同僚中有人弃械听天由命丶有人乾脆自我了断,我军阵营的崩解加速了人类灭亡的步伐。审神者切断了本丸和外界通讯的手段并停止派遣刀剑男士出阵,集中用所有力量维持本丸的结界和刀剑的付丧神形态,为求保住最後阵地。封闭的本丸坚持了不到一星期,结界因着审神者能力的衰弱而被打破,混乱而扭曲的时间全面入侵本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侵蚀审神者的身体。


  “长谷部,这是最後一个主命。”


  审神者希望以自己的模样死去,带战士的身份和荣誉死在自己奋斗过的时代。在长谷部面前,审神者就像个掉进大海里的小孩一样无助,眼中泪光痛斥着世界的残酷,向自己最信任的同伴发出一个最恳切的请求。长谷部放下臣子身份,像老父亲拥抱孩子一样温柔抱住这个将被生命的痛苦折磨至死的人。当他和自己的主人拥抱时,他想起了自己的几位前主,想起他们死的时候也只不过是几十岁的一个人,同样也是被命运玩弄而无力反抗的一个小孩。用整段人生去经历难以置信的失落丶苦难丶绝望,多麽可怜,多麽可悲,而自己也不过是一把刀,莫说是拯救,连跟他们分享共同命运的权力也没有。但这一次,他至少可以追随自己的主人去到彼岸。

 



  长谷部把审神者的头颅放到膝上,和主人一起迎接世界末日。他和旁边的尸体一样一动不动,望着身边的事物不断扭曲变形。他开口,像春天赏樱一般的口吻向他的主人搭话:


  “主,庭院的紫藤消失了呢,明明马上就来到花期,真是可惜。”


  “这一次是房间的十字架变形,变成了一个奇怪的符号,你猜这是个怎麽的宗教?主。”


    “啊,天花板变矮了,让大太刀和枪那些家伙看到一定会抱怨不停。”


  “……”


  “主,我好像也走不动了。”


  “……”


  “……”


  “……”



 

  让我的忠诚永随你左右,主。





FIN.





评论(5)
热度(25)
刀劍同人/ odate/ 平時在微博活動@CC一讀三歎/ アイコン:XAIN様

关注的博客